黑恶势力仍然猖狂盘据,这己明显是黑恶势力联合欺压老百姓

我家经济林果园共2亩(有林权证为证),其中广柑树50棵、核桃树2棵、梨树10棵、樱桃树2棵、无核桔树50棵、血橙树50棵、血脐树50棵、柚子树5棵、脐橙树20棵、芦柑20棵、李子树、桃树等按间距2*2.5米栽种,共有近三百棵,且属于成熟果园(我父母于2009年将原有树种更换为新品种,并办理了相关的权产证2009年9月至2079年9月)。老父亲在经营管理期间,每年收入四万元以上。由于父亲身体有病,这两年没有时间经营管理,在生病期间我即要上班又要照顾生病的父亲,也沒有去管理。2019年1月父亲离世,离世前把林权证交由给我,让我回家把果园管理起来。本人于2019年年初回家才发现果园地里的果树被村委在2018年10月底全部铲出,村民吿诉我己承包给外地人种花椒了。在2019年3月向村委刘德红责问为什么,刘德回复是反正我们没人在家,村委代表有权处置,并不相信我有林权证。我在四月初将林权证寄往包家乡政府及村委代表刘德红,并告知我们的合法权益,可是对方没有作任何回复;后在5月12日向重庆市市长信箱投诉,5月17日垫江县政府责成包家村委刘德红回复说我是女儿已出嫁多年,果园转包已经是经过邬大能的儿子同意了,而事实是上没有任何人同意,并不知什么时候签定的合同,承包人是谁?我不满意市长信箱的回复,可是再也没有回应。2019年10月中旬,我来到垫江信访办,接待的工作人员说这种事情只能到法院去打官,信访办不受理,而且告诉我这种情况是刘德红及承包者的个人行为,不属于政府行为,后来在我软磨硬泡下,垫江信访办工作人员让包家政府信访办通知包家村委刘德红及承包商协商处理,并把包家政府信访办工作人员朗建明的电话给我,让我给他联系,协商处理,我打电话给朗建明时,他明确表示,不属于他们管,这是私人行为,只能走法律程序,从此信防办再没消息,信访办再没有任何回访。2019年11月上旬,我来到包家政府,打电话向政法委王书记准备说明情况,王书记听到电话以为我是律师,态度极其不好,说总供砍了几棵树,而且我又在外面上班,跑回来闹;当我表明身份,要求当面协调解决时,王书记立马说他不得空。我只有回到老家,找到村委刘德红,怎么解决?他告诉我按承包价每亩地180元给我,恢复果园是不可能的,但其他赔偿方案拒不提及。2019年12月中旬,我向村委去函提出赔偿方案,并要求2020年1月必须作出回复,可是村委没有任何回复,他们这种做法,想过走法律程序,可是即然他们都有恃无恐的,我想官司打赢了,也沒人理我,这己明显是黑恶势力联合欺压老百姓,加上当地政府的默默支持。我只有通过网上求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四川耍耍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ransang.com/157237.html

作者: ude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