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之辈》:我有多想死,就有多想活。

我本来是想去死的。

但陌生人朝我笑了一下,就很轻易地把我留在人世间了。

这是我周末看完电影《无名之辈》后想到的一句话。

《无名之辈》:我有多想死,就有多想活。

01 //

今年让我在电影院感动到飙泪的电影不多。

上次打心眼里被触动,是看《我不是药神》,很庆幸国产片开始有那么几部可以让你回味很久,拿的出手了。

前段时间刚上映的《无名之辈》反响没多大,大家都沉迷在漫威的《毒液》世界里。

也就一周的时间,看到朋友圈里陆续晒出对这部电影由衷地喜欢和评价,我立马抓紧时间去看了一下。

《无名之辈》:我有多想死,就有多想活。

《无名之辈》不像爱情片《前任3》《后来的我们》刷屏,也没有《战狼2》《我不是药神》那么超高的票房,但它完美实现了用口碑说话的奇迹逆袭。

从首日票房的900多万,到今天超过3.8亿。

在国内市场算不上惊艳,但相比同题材类型和阵容来说,豆瓣8.4,猫眼9.0的评分说明了一切。

在这部影片中,每个人物角色都很平凡,是现实生活中很大一部分人群的缩影。

正是这些人物的平凡,他们身上那些隐藏和显现的美好人性,才更让我们动容。

“人生如戏,笑着活下去。”

《无名之辈》:我有多想死,就有多想活。

电影中打动到观众的场景和情感线有很多:

马先勇(陈建斌)对职业的敬畏和执着;

《无名之辈》:我有多想死,就有多想活。

对妹妹马嘉旗(任素汐)的愧疚和关心;

《无名之辈》:我有多想死,就有多想活。

对女儿马依依(邓恩熙)的严苛和无畏的奉献;

《无名之辈》:我有多想死,就有多想活。

李海根(潘斌龙)与真真肇红霞(马吟吟)的波折爱情;

《无名之辈》:我有多想死,就有多想活。

胡广生(章宇)对马嘉旗(任素汐)的特别的温柔和在意;

《无名之辈》:我有多想死,就有多想活。

高明(王砚辉)和情妇(程怡)的相爱相杀;

《无名之辈》:我有多想死,就有多想活。

马依依(邓恩熙)和高明的儿子高翔(宁桓宇)的青涩恋情…

《无名之辈》:我有多想死,就有多想活。

这些挣扎在城市边缘和生活底层的人,都有着自己对生命的理解,梦想的渴望,江湖的道义以及人性最本真的善良。

他们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隐藏着巨大的爱。

在面对诱惑和危险的抉择时,他们都无一例外地站到了正义和爱的一边,哪怕牺牲的是自己的生命。

《无名之辈》:我有多想死,就有多想活。

02 //

电影中对我触动最大的场景,来自任素汐饰演的马嘉旗这个角色。

这个角色很好的诠释了那句:

谁不是一边不想活,一边热爱生活。

她因为哥哥造成的车祸事故变成高位截瘫,整日坐在轮椅上需要保姆照顾。

当她看到两个劫匪闯进家门用枪指着她时,瞬间看到了希望,想借此机会结束无法自行料理的后半生。

她张口大骂身边的人,拒绝一切关心和照顾,像只刺猬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内心那份柔软的爱。

她喊着3、2、1和胡广生硬刚着来,等他开枪,但好像又很笃定地知道痞子气凶神恶煞的他,不是那样的人。

《无名之辈》:我有多想死,就有多想活。

任素汐把这个角色演的太到位了,当一次次枪指着她又放下时,她会长舒一小口气。

她所有伪装的坚强,泼辣,无法接近,都在两个劫匪看她尿失禁后所展现的善意下,土崩瓦解。

《无名之辈》:我有多想死,就有多想活。

这一切都让我想到:

很多时候,真的不想活了。

但下一秒就会死时,才会意识到还有很多事没有做,很多人没有见,很多爱没有表达。

如果下一秒真的死了,那么多的遗憾,好像还能撑着我们多活很多个一秒钟。

所以,胡广生和李大头帮她完成着“死之前”还想做的事。

《无名之辈》:我有多想死,就有多想活。

所以,她骂着找上门来的哥哥,坐在屋子里泣不成声地道别,然后说了那句:

我原谅他了。

所以,她在胡广生真的要走时,对他说:

抱一下。

原来,她想让这个人结束自己生命的,可怎么也没想到:

最后含着泪拥抱了的人,也是拯救她后半生的人,让她有了继续活下去的勇气和动力。

《无名之辈》:我有多想死,就有多想活。

03 //

生活中很多的难过和失落,都源自我们期待和真实结果的落差感。

但恰恰是这些落差感在很多时候,带给我们更大的惊喜和感动。

章宇在《我不是药神》里把小黄毛前后两面的反差饰演的很成功,同样在《无名之辈》中,他再次把反派背后的温柔和仗义彰显的淋漓尽致。

《无名之辈》:我有多想死,就有多想活。

那张刚硬邪恶“混混脸”的背后,是他没有把马嘉旗从楼顶推下去,也没有按照约定离开时打开煤气替她解脱生命。

而是给她带上耳机,待她睡熟,安静离开。

《无名之辈》:我有多想死,就有多想活。

最让我感动的是最后,他留给马嘉旗的那副画。

胡广生说:人死了以后,地底下也有一座叫奈何的桥。

可为什么会有那座桥?

她说:桥是另一种路。

那我想陪你走过剩下的桥…

《无名之辈》:我有多想死,就有多想活。

电影的前面,这些平凡人的笨拙和粗糙让我们笑到前仰后合;

电影的最后,被他们深深打动,也是因为他们平凡背后的坚持,美好和人性的善良。

电影中任素汐虽然是一个高位截瘫的患者,但放到生活中,像极了偶尔濒临奔溃边缘的我们。

我们会带着大大小小的丧感,与生活中的很多人和事将信将疑地相处着。

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之前那个暖心可爱的故事:

我放学回来的时候,看到我7岁的妹妹把糖果和我的抗抑郁药放在一起。

我问她在干嘛,她看着我,笑着说:

糖果可以让我开心,所以我把糖果和你的药放一起,这样你就会特别开心了。

这是我听到过最可爱的一句话。

《无名之辈》:我有多想死,就有多想活。

看吧,失望到谷底的时,自己找一万个理由都难以救赎当时想放弃一切的自己,好巧不巧,周围一个人暖心的举动,就能让你拉出黑暗沼泽。

别低估我们的治愈自己和治愈他人的能力,因为:

蝼蚁流下眼泪,烂泥开出花蕾;

鼠辈也有名姓,憨匪为爱而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燃嗓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ransang.com/145275.html

作者: ude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